揭秘NBA数据回放中心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callgirl-gyouda.com/,nba全明星

在洛杉矶快船队后卫克里斯·保罗对克利夫兰骑士队中锋提莫菲·莫兹戈夫犯规后仅一秒,nba全明星美职篮(NBA)回放中心内便响起工作人员的喊声:“快船队,潜在的恶意犯规,4分35秒!”

当值主裁判肯尼·莫尔快步走到场边的记录台并戴上耳机。此时,回放中心已将视频片段剪辑完毕,传送到莫尔眼前的终端机上,以便他与回放中心进行实时磋商。

“好,肯尼,开始审查。”记录台上的显示器开始慢放疑似犯规视频。线路另一端,NBA回放和裁判运营高级副总裁乔·博尔吉亚提醒道,“注意(保罗的)左手。”

“他的手在对方脖颈上停留太久了,是恶意犯规。”莫尔很快做出判断。“肯尼,我同意你的判罚,”博尔吉亚附和道,“搂着(莫兹戈夫的)脖子,很长时间没放开。”

本赛季,NBA数据回放中心对周日晚间的比赛进行了1349次审查,场均1.6次,平均耗时43.5秒。

2014~2015赛季是NBA数据回放中心投入使用后的首个赛季。此前12年,联盟管理层为核实比赛中的争议判罚,不得不依靠商业电视台提供的视频资料。

“裁判们起初对此不以为然,但很快就意识到了回放中心的价值。”NBA篮球运营执行副总裁迈克·班图姆告诉《今日美国》报。“要求回放比赛视频,是因为他们对场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抱有怀疑。我们会帮助他们了解事情的症结所在,消除疑虑。”

几年前,联盟就意识到建立一个独立回放中心的必要性。“这可以提高效率,”博尔吉亚说,“以前,裁判一次次跑向记录台,亲自确定需要审查的对象,非常浪费时间。现在,我们在裁判走向记录台前就编排好视频,然后将其呈现在屏幕上。”

美职篮的比赛通常在晚上7点开始,博尔吉亚和他的部下则会提前约两小时到达中心。开赛前,当值主裁会在场边记录台就回放操作进行沟通,确保视频和音频通讯正常。

站内工作人员的选择也颇有讲究。首先,负责审查的员工不仅要懂球,还得懂技术;另一方面,他们又不能像普通的球迷那样,容易被情绪左右。联盟要求回放中心紧盯场上的任何风吹草动,从普通的两分球或三分球投篮,到球员在运球突破时遭遇的重重阻挠。

乔·博尔吉亚本人也是一名退役的NBA裁判。在他当班的这个夜晚,全美各地的球馆波澜不惊,4场比赛共出现了6次审查,只有一场的胜负在10分以内。而前一晚,有11场比赛和15次审查。“我不想说很吵,但吼声来自四面八方。”博尔吉亚说。

确定那些踩着三分线的投篮算两分还是三分,是最常见的,截至2月初共有377次,平均耗时33.7秒;对压哨球的裁决紧随其后,共审查321次,平均耗时23.6秒。

在比赛第四节最后两分钟或加时赛最后两分钟,判定球被哪一方打出界外,哪一方该掷界外球,是难度最大的情况。统计显示,有关界外球的审查平均耗时77.9秒。

裁判用来审查的时间窗口在多数时候是固定的——仅限比赛暂停期间。所以,如果在一节比赛马上要结束时出现必须进行回放的情况,就只能等到下次暂停时再做。另一方面,回放中心不会主动发起审查。“我们只提供视频。决定权依然在裁判手中。”博尔吉亚解释道。

近些年,联盟管理层愈发倾向于对回放工作进行统一管理,这也是回放中心诞生的缘由。在美职篮,一次争议判罚就可能影响比赛胜负,裁判们因此面临着巨大压力。于是,他们很乐于接受回放中心的帮助——有了后者及时提供的视频,他们的判罚会更有底气。

用NBA资深裁判乔·克劳福德的话说,裁判们热烈支持数据回放,是因为他们相信一条简单的原则:“任何错判或漏判都必须被纠正”。

·共有14个工作站供回放操作人员使用。这些人员被分配到每场比赛,职责是提示可能存在的争议判罚,并对可能需要审查的画面建立“索引”。每个站都有一台大屏幕显示器和4台较小的显示器,至少有9个摄像角度可供工作人员和裁判扫描赛场。

·回放中心设有主管性质的“经理”岗位,他们往往同时监测几场比赛,负责为裁判编排视频并在审查期间与裁判沟通。如果裁判要另一个角度,“经理”就要为其找到。

·10千兆以太网连接,从每个体育馆到回放中心的数据传输速度为每秒100亿比特。

·NBA官网会不断将审查结果公诸于众,所有审查记录都会保留在联盟官方档案库中。

·中心内设专用线路,用于和各地体育频道播音员通话,藉此向公众解释裁决的理由。

在洛杉矶快船队后卫克里斯·保罗对克利夫兰骑士队中锋提莫菲·莫兹戈夫犯规后仅一秒,美职篮(NBA)回放中心内便响起工作人员的喊声:“快船队,潜在的恶意犯规,4分35秒!”

当值主裁判肯尼·莫尔快步走到场边的记录台并戴上耳机。此时,回放中心已将视频片段剪辑完毕,传送到莫尔眼前的终端机上,以便他与回放中心进行实时磋商。

“好,肯尼,开始审查。”记录台上的显示器开始慢放疑似犯规视频。线路另一端,NBA回放和裁判运营高级副总裁乔·博尔吉亚提醒道,“注意(保罗的)左手。”

“他的手在对方脖颈上停留太久了,是恶意犯规。”莫尔很快做出判断。“肯尼,我同意你的判罚,”博尔吉亚附和道,“搂着(莫兹戈夫的)脖子,很长时间没放开。”

本赛季,NBA数据回放中心对周日晚间的比赛进行了1349次审查,场均1.6次,平均耗时43.5秒。

2014~2015赛季是NBA数据回放中心投入使用后的首个赛季。此前12年,联盟管理层为核实比赛中的争议判罚,不得不依靠商业电视台提供的视频资料。

“裁判们起初对此不以为然,但很快就意识到了回放中心的价值。”NBA篮球运营执行副总裁迈克·班图姆告诉《今日美国》报。“要求回放比赛视频,是因为他们对场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抱有怀疑。我们会帮助他们了解事情的症结所在,消除疑虑。”

几年前,联盟就意识到建立一个独立回放中心的必要性。“这可以提高效率,”博尔吉亚说,“以前,裁判一次次跑向记录台,亲自确定需要审查的对象,非常浪费时间。现在,我们在裁判走向记录台前就编排好视频,然后将其呈现在屏幕上。”

美职篮的比赛通常在晚上7点开始,博尔吉亚和他的部下则会提前约两小时到达中心。开赛前,当值主裁会在场边记录台就回放操作进行沟通,确保视频和音频通讯正常。

站内工作人员的选择也颇有讲究。首先,负责审查的员工不仅要懂球,还得懂技术;另一方面,他们又不能像普通的球迷那样,容易被情绪左右。联盟要求回放中心紧盯场上的任何风吹草动,从普通的两分球或三分球投篮,到球员在运球突破时遭遇的重重阻挠。

乔·博尔吉亚本人也是一名退役的NBA裁判。在他当班的这个夜晚,全美各地的球馆波澜不惊,4场比赛共出现了6次审查,只有一场的胜负在10分以内。而前一晚,有11场比赛和15次审查。“我不想说很吵,但吼声来自四面八方。”博尔吉亚说。

确定那些踩着三分线的投篮算两分还是三分,是最常见的,截至2月初共有377次,平均耗时33.7秒;对压哨球的裁决紧随其后,共审查321次,平均耗时23.6秒。

在比赛第四节最后两分钟或加时赛最后两分钟,判定球被哪一方打出界外,哪一方该掷界外球,是难度最大的情况。统计显示,有关界外球的审查平均耗时77.9秒。

裁判用来审查的时间窗口在多数时候是固定的——仅限比赛暂停期间。所以,如果在一节比赛马上要结束时出现必须进行回放的情况,就只能等到下次暂停时再做。另一方面,回放中心不会主动发起审查。“我们只提供视频。决定权依然在裁判手中。”博尔吉亚解释道。

近些年,联盟管理层愈发倾向于对回放工作进行统一管理,这也是回放中心诞生的缘由。在美职篮,一次争议判罚就可能影响比赛胜负,裁判们因此面临着巨大压力。于是,他们很乐于接受回放中心的帮助——有了后者及时提供的视频,他们的判罚会更有底气。

用NBA资深裁判乔·克劳福德的话说,裁判们热烈支持数据回放,是因为他们相信一条简单的原则:“任何错判或漏判都必须被纠正”。

·共有14个工作站供回放操作人员使用。这些人员被分配到每场比赛,职责是提示可能存在的争议判罚,并对可能需要审查的画面建立“索引”。每个站都有一台大屏幕显示器和4台较小的显示器,至少有9个摄像角度可供工作人员和裁判扫描赛场。

·回放中心设有主管性质的“经理”岗位,他们往往同时监测几场比赛,负责为裁判编排视频并在审查期间与裁判沟通。如果裁判要另一个角度,“经理”就要为其找到。

·10千兆以太网连接,从每个体育馆到回放中心的数据传输速度为每秒100亿比特。

·NBA官网会不断将审查结果公诸于众,所有审查记录都会保留在联盟官方档案库中。

·中心内设专用线路,用于和各地体育频道播音员通话,藉此向公众解释裁决的理由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